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千千小说 > 大王令我来巡山 > 大王令我来巡山最新章节 > 第二百三十四章 后继有人

大王令我来巡山 第二百三十四章 后继有人


    当夜,林宁还是被田五娘打发去了隔壁,陪皇鸿儿了。

    林宁能有这样一个尽心尽力帮助他的小妾,田五娘作为正室,不能不表?#23613;?br />
    若是寻常高门大户,太太奖励小妾无非是头面首饰或者衣裳什么的,可皇鸿儿尽取魔教千年积攒之宝库,当得起天下第一富婆之称,所以田五娘没别的好赏赐的,干脆就将某瓜皮赏给她,让两人再互撸一晚……

    只是当又听了一夜魔音灌耳后,田五娘就准备让人在墨竹院东面再建一排耳房,封的严严实实的,让皇鸿儿日后就住在里面……

    翌日黎明时分,皇鸿儿就神采奕奕的起床了。

    面色隐隐发白的林宁身上盖着薄被,气息有些弱鸡,看着皇鸿儿道:“鸿儿,要不你带着燕仲一起去,也有个照应?”

    皇鸿儿幽眸轻轻瞥了林宁一眼,抿嘴嗔道:“小郎君,我又不是闺阁里的娇小姐,经不起风雨。虽然比不得姐姐剑道之雄伟霸道,可我的碧芒刃天下又有几?#22235;?#25932;??#36824;?#23567;郎君你能这样关心奴,奴也很开心呢。”

    林宁双臂枕于脑后,看着眉眼间仍有春韵的皇鸿儿,呵呵笑道:“你是我的女人,我不关心你,谁关心?你不要大意,杀僧和?#34892;?#32451;《血佛经》很有些邪门儿,你要是有个?#20040;酰?#25105;就算将东瀛屠个底朝天,也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皇鸿儿闻言,眸中异彩闪动,眼波流转间,迈着莲步就要上前,却见林宁忙推掌向前,正色道:“止?#21073;?#22899;施主请自重!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看着林宁眼?#34892;?#26377;余悸的神色,皇鸿儿娇羞无限的喷笑出声。

    其实若只是寻常床帏间的夫妻恩爱,就算连做上三天三夜,林宁也不至于此。

    但二人之间,不是?#30475;?#30340;贪图欢愉,或许开始的一两个时辰是,但后面大半时间,都在性命双(biu)修(biu)上。

    皇鸿儿如此尽心尽力的服侍林宁大老爷,除了死心塌地的归属外,也有这方面原因。

    随着林宁不断的辛苦,也在一下一下?#30343;?#22905;的大道根基。

    要知道,《九劫?#24187;?#22825;功》原本走的就是取?#23665;?#24452;,根基并不扎实。

    和魔教那?#20303;?#30334;鬼夜游身》一样,身法是半绝品身法,功法虽号称天功,实际只能算是半?#25945;?#32423;功法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当年魔教第一代教主也不会没了教主夫人的双(pa)修(pa),连圣道都维持不住。

    而林宁所修《百草经?#20998;?#30340;阴阳和合大道,正好如当年的魔?#25506;?#20027;夫人帮魔?#25506;?#20027;一样,可以弥补皇鸿儿之前欠缺的过程,补足其根基之虚浮。

    虽不是采补之术,但要的太多,还是会很累的……

    若非林宁也得到了明显的?#20040;Γ?#30000;五娘是不会坐视?#36824;?#30340;。

    据说高门大宅内,若有狐媚子?#20063;?#30528;主家索要不停,是要活生生镇到井里的。

    皇鸿儿屈身福礼罢,看了林宁良久,道:“?#32654;?#21531;,我去去就回,你多保重。”

    林宁点点头,道:“一切?#38405;?#30340;安危为重。”

    皇鸿儿到底上前,将林宁抱入怀中片刻,感觉到他的不老实后,咯咯笑着松开手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娘子,早?#34430;茫 ?br />
    皇鸿儿离去后,林宁又倒头睡了大半个时?#21073;?#35265;天色还早,便前往小正房给正房大太太请安。

    听了一晚上的猫叫,田五娘心情自然不会多好,淡淡看了林宁一眼,“嗯”了声。

    林宁心头一跳,大骂前世网络小说里的故事都是骗人,什么宝黛一起和琮三爷么么哒,一起同心同德做最酷的崽……

    看看,田五娘待他已经宽容到古今罕见了,林宁相信,他要敢提大被同眠的意见,分分钟?#24187;?#26432;成渣渣,被教?#26377;?#20570;人。

    爱护他归爱护他,可该吃的醋一两也不会少……

    好在,就在林宁揣摩是该跪搓衣板,还是该跪天诛剑时,可笑美丽的小九娘从天而降!

    “姐姐……姐夫~”

    两个称呼,两种不同的声调,让田五娘嘴角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林宁就太开心了,?#26029;?#36947;:“小九儿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小九娘见林宁这般高兴,笑的愈发甜美,甜甜道:?#30333;?#20799;姐夫、姐姐不在家,刚才看到灯亮了,就来瞧瞧。”

    因为正在换牙时,所以小九娘说话时,一只手一直挡在小嘴前,大眼睛弯成月牙儿,可爱之极。

    田五娘就冷静的多,淡淡道:“你平日里不睡到辰时末刻睁不开眼,现在?#36824;?#21359;时三刻,你起来做甚?”

    小九娘闻言,嘟了嘟嘴,大眼睛转了转,?#36824;?#35273;得以她的武功和智慧,在她姐姐面前还是不要耍花招为妙,她隐约觉得,要是她姐姐因为她撒谎而揍她,她这姐夫未必拦?#31859;?#21671;……

    因此果断又甜美笑起来,道:“姐姐、姐夫啊,我是有一事哩,?#36824;?#21487;不是为了我,是为?#22235;?#21335;姐姐。”

    田五娘闻言眉头微微一皱,林宁奇道:“小南,她怎么了?你和她又合不来了?”

    小九娘忙道:“不是不是,是明儿就是她的生儿了,我想着,这孩子也没个爹娘,姊?#31859;?#30340;地?#22870;?#27014;林城还远,骑着小?#19968;?#20063;要跑好久才能?#21073;?#22905;头一年在咱们山寨过生儿,可不能冷落了她。”

    见她小大人一样的说话,却?#38405;寻?#33073;童真,林宁和田五娘都忍不住轻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被姐姐、姐夫取笑,小九娘许是误会了,以为二人看破了她的小算盘,只?#20040;?#23454;招来,垂头丧气道:“是南南姐姐让我来的,昨儿她保护了我,我要报答她,可她又不要我有的那些好玩意儿,就让我来寻姐姐、姐夫。刚才也是她摇醒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林宁闻言眉尖轻挑,道:“她这么想过生儿吗?”

    小九娘点点头,又摇摇头,道:“她想过生儿,不是想收礼……也是想收礼,只是这个礼不是我过生儿时收的礼……”

    九娘毕竟还有些小,说了好半天才说明白,原来宁南南想过生日,是因为她有个愿望,想让林宁和田五娘下次抢劫时,能带上她。

    倒不是她这么想为山寨出力,而是她不知?#24189;?#21548;来的鬼消息,说参与劫掠的人,可以分红……

    她想分红,然后寄回家帮她大姐养姊妹。

    听完小九娘的话后,林宁和田五娘对视一眼,都看?#22870;?#27492;眼中的欣慰。

    宁南南习武天资之强,尤其是在《长生龙象神功》一道,比田五娘都强悍。

    很显然,若是林宁和田五娘舍?#31859;?#28304;供她成长,日后宁南南的前途,不会下于忽查尔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强人,心中能始终保持这份孝心,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只?#36824;?#24819;靠劫掠分红来养家人,这路子有些歪啊……

    若不早早修正,青云寨当年的事业,日后还真的要后继有人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草原,蔑儿乞部。

    汗王金帐南下破关时,胡宁?#24080;虾?#34065;儿乞老可敦?#36176;?#30041;在此,胡宁?#24080;?#20307;内还有胎儿,不能劳师远征,蔑儿乞老可敦带领诸多草原贵妇在蔑儿乞部服侍于她。

    对于男人的事,她们不懂太多,只是相信以忽查尔之能,不用她们担心。

    因此一众娘们儿日夜欢乐,好不自在。

    ?#36824;?#27492;刻,汗王金帐内却一片喊打喊杀声,因为草原上最尊贵的明珠,圣萨满爱女,图门汗和胡宁?#24080;?#30340;义女宝勒尔,竟然哭着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“如此尊贵的人去他们山寨,他们每天给宝勒尔跪着磕头都是他们的福分,居然还敢欺负她?简直是一群比牛羊还下贱的畜生!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一窝子山贼,上不得台面,哪来那么大的福分能迎娶贵女?他们应该都被割掉鼻子和耳朵,送去乌拉山口让野人抓去折磨死!”

    蔑儿乞老可敦挥手止住了几个孙?#22791;?#21644;娘家?#26029;备久?#30340;碎嘴,纳闷道:“你?#32570;?#21741;,说说发生了何事?有你五娘姐姐在,你怎么会受委屈?”

    宝勒尔哭道:“额格其不知去?#22235;?#37324;,不在山寨。”

    蔑儿乞老可敦闻言点头,道:“我就说,有她在你必不会吃亏。”又?#23454;潰骸?#23567;智呢?”

    宝勒尔闻言眼泪流的更欢了,道:“他被额格其的丈夫打发去背黑灰,做很下贱的事,身上的衣服都脏?#38378;四啵?#20154;也脏脏的……”

    蔑儿乞老可敦闻言大惊,道:?#38712;?#20250;如此?”

    宝勒尔发挥想象力,道:“他多半是害怕小智太聪明,会威胁到他的位置,这次我们回去带了八百人,还有那么多匹马,小智又那么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蔑儿乞老可敦闻言,觉得有些道理,在她印象中,青云寨总统好像也就几百人,宝勒尔陪嫁的勇士都比青云寨的人多,田五娘那位夫君看起来就不像大度的,多半会忌惮……

    念及此,蔑儿乞老可敦沉下脸来。

    这数月来,她在草原上的地位?#32570;?#21202;尔上升的还快。

    居移气、养移体,虽然老可敦还不至于像宝勒尔那样德不配位,心态上彻底失控,但到底还是受了不少的影响。

    这会儿听说宝勒尔相中的人被打压成这般模样,岂有不怒之理?

    她沉声?#24895;?#36947;:“派人去青云寨,告诉那混帐小子,便说是我的意思,让他立刻来这里一?#32781;?#20116;娘也一起来。五娘这孩子面冷心软,怕是管不住她那混帐男人,她管不住,我替她管管!来了先让他在外面跪两个时辰再说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对不住大家,这?#25945;?#21482;能一更,老岳父家里不断来人,唉。?#36824;?#20320;?#27424;?#24515;,我已经警告家里娘们儿了,回家后再敢给我找这么多事,分分钟教她做人,翻了天了!谁再敢打扰我码字,就是我屋凉一生之敌!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

轩辕传奇战士经脉修炼
彩盈线上娱乐是私彩吗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群 王者荣耀妲己裸装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今天 合肥沐足特殊服务 投注比例 倍投方案稳赚 ⑥合宝典博彩 时时彩计划 太原沐足论坛蒲友